幸运飞艇走势图pk10765章 強勢的霸氣
作者:忘情至尊的小說
    楚王宮的大廳中。楚

    塵的目光,落在那走進來的三個人身上。

    馬林恭敬行禮,旋即就退了出去,守在門外?!?br />
    你便是于元松?”楚

    塵淡淡開口,語氣漠然。

    即便對方乃是一方圣主,在他的眼里,卻也只是等閑視之?!?br />
    不知我該稱你為戰王,還是稱你為楚王?”于元松的目光,與楚塵對視。

    “往事前塵皆是過往,我便是我,隨你怎么稱呼?!?br />
    楚塵的語氣依舊平淡,“說明你的來意吧,不要耽誤我的時間?!?br />
    “你太放肆了!”

    站在于元松身后的龍天軍怒喝。而

    就在他開口的瞬間,于元松的臉色就頓時一變,暗道一聲不好。

    “在圣主面前,誰給你的優越感,膽敢高高在上,以俯瞰的姿態說話?不知尊卑嗎?”龍天軍冷喝?!?br />
    住口!”于

    元松大喝,“戰王前輩與夢祖同輩論交,也算我的長輩,給我退下!”

    “他不過是一個區區戰靈境,何來的資格讓圣主以晚輩禮待之?”龍

    天軍卻并不聽從勸阻,反倒是以一種挑釁般的姿態,看向楚塵,冷笑道:“無恥孽畜還不滾下來跪拜圣主當面?”此

    言一出,于元松的臉色變了。

    一起來的重元九也變了顏色。

    因為就算是白癡都看得出來,龍天軍這純粹就是在拉仇恨,簡直就是作死來的!

    可以說,一旦激怒了楚塵,那么整個事情就沒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。哪

    怕是圣心宗底蘊雄厚,傳承古老強大,起碼在這戰靈域內,若要對付楚塵也唯有動用神圣級底蘊才行。

    而這等級別的底蘊之力,豈能是說動用就動用的?

    為了一個龍家,說實話,根本不值得動用神圣級底蘊的程度。

    所以于元松此行過來的目的,是要和解的。但

    龍天軍顯然也看出了這一點。一

    旦和解,龍家就等若是成了犧牲品,這不是龍天軍可以接受的結果。

    于是在來的路上,龍天軍的心里就涌現出了一個瘋狂的想法。如

    果他激怒了楚塵,使得這個殺伐無情的輪回者對于元松出手的話,那么圣心宗與楚塵之間的對立,就成為了必然!畢

    竟于元松,乃是圣心宗的圣主,夢祖乃是他的生母,背后更是還有神域的強大家族。一

    旦他被輪回者斬殺亦或是重傷的話,事情肯定就會鬧大,輪回者也必死無疑!他

    要讓這個輪回者付出羞辱龍家的代價!

    不得不說。龍

    天軍的這個想法很瘋狂,甚至為了這個想法,他不惜賭上了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當然了,龍天軍也在賭輪回者不敢出手。從

    始至終,楚塵都是冷漠的看著,就如同一個漠然的旁觀者,看著龍天軍在那里演戲。

    “你的演技很差?!背?br />
    塵不屑一笑。

    人生如戲,全靠演技。

    但不得不說,龍天軍這個人的演技很差,而且很浮夸。歷

    經九世輪回的歲月,跨越了數萬年歲月的沉浮。楚

    塵什么樣的人沒有見過?什

    么樣的事情沒有經歷過?這

    點浮夸的演技與言語上的激將,簡直太小兒科了,簡直就是可笑至極?!?br />
    龍天軍留下,你們可以走了?!?br />
    楚塵淡淡的擺了擺手,直接給這場鬧劇定下了結論。

    “姓楚的,別給臉不要臉,在我們圣主面前,你……”龍天軍還要跳腳?!?br />
    聒噪!”楚

    塵的眸光一寒,“你想死,我可以成全你,虬龍城中你們龍家之人,也都會死?!薄?br />
    哈哈哈,你敢殺我?”

    龍天軍冷笑,“我乃涅槃境強者,更是八品煉丹師,為圣心宗太上長老,你敢殺我便是與圣心宗為敵,夢祖不會放過你!”

    “你若真有能耐,便去戰靈域之外與老夫一戰,不然的話,你也不過是一個只能在戰靈域中逞兇的垃圾而已,所謂輪回者也不過如此,老夫瞧不起你!”

    “你瞧不瞧得起我,與我何干?”楚

    塵卻是笑了,“你太把自己當回事了,涅槃境的螻蟻而已,小小的八品煉丹師而已,殺了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說話間,楚塵緩緩起身,身上殺機彌漫,鎖定了龍天軍。在

    這戰靈域內。龍

    天軍的實力被壓制,縱然是相當于戰靈榜上排名前十的高手,楚塵也有把握一擊斬殺!

    武玄大陸所認為的戰靈極境,楚塵稱之為偽極境。龍

    天軍此刻的實力就相當于很接近偽極境,但是與楚塵所處的真正極境,差距卻如云泥之別。至

    于龍天軍說的那些話。楚

    塵更是壓根沒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他要殺人,何須在意那么多?

    莫說是一個小小的涅槃境而已,即便是虛神,乃至神圣境,死在他手里的人還少嗎?不

    知所謂!從

    始至終,無論是龍天軍亦或是龍家,在楚塵的眼里都不過是跳梁小丑罷了。包

    括那些諸圣地,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?!?br />
    楚王,可否給我一個面子,揭過此事?”于

    元松不得不開口了,雖然他恨不得自己親自出手一掌劈死龍天軍,但絕對不能讓龍天軍死在楚塵的手中。

    一旦龍天軍死了,圣心宗連自家一位太上長老都保不住,這消息一傳出去,必然會對圣心宗的威望造成極大的沖擊。

    甚至圣心宗內諸多弟子長老的歸屬感,也會有所動搖。

    “給你一個面子?”楚

    塵啞然失笑,“你算什么東西?讓我給你一個面子?”

    話音還未落下的瞬間。

    楚塵的身影就直接消失在原地?!?br />
    去死吧!”龍

    天軍的靈魂力感知擴散,始終都盯著楚塵的一舉一動。一

    頭龍形戰靈浮現在頭頂上空,龍天軍取出一柄八品靈劍,一劍就朝著面前斬去。

    這一劍,威力絕倫,空氣都被剖開,拉出一道清晰的痕跡。然

    而下一刻。

    龍天軍發現,他一劍劈碎的僅僅是一道虛影。

    “噗!”鮮

    血迸濺,一顆大好頭顱滾落在地,一直滾到了于元松的腳下。這

    就死了?于

    元松和重元九皆都臉色驚變。

    盡管他們知道在這戰靈域內,楚塵的實力很強,但卻沒想到會強大到這種地步。

    要知道就算是被壓制了實力,涅槃境也會更加的強大,不弱于戰靈榜上的任何高手。就

    算是達到戰靈極境的高手也絕對沒有這樣的實力。毫

    無疑問,龍天軍的死,也證實了楚塵在戰靈境這一層次上,已經超出了極境的范疇。

    于元松的臉色更加的難看了。不

    是因為龍天軍的死,雖然龍天軍是一個涅槃境的高手,還是八品煉丹師,他就算是死了,實際上對于圣心宗來說也不會有多大的影響。但

    更大的問題,卻是龍天軍死在了這里,圣心宗的臉面何在?而

    且這楚塵更是明擺著不把他這個圣心宗的圣主放在眼里,讓他這位圣主級強者的顏面何存?

    “你們也想出手嗎?”楚

    塵不以為然的將右手背負在身后,淡淡的看向于元松和重元九兩人。

    似乎對他來說,殺了龍天軍這樣一個涅槃境高手,不過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仿佛宰了一條狗?!?br />
    楚王不覺得太過分了嗎?”于

    元松強壓著心頭的怒火,但身上的氣息也散發了出來,三種意境之力凝聚于靈力之中,達到了凝實顯意的境界。這

    種層次,已經是世所公認的戰靈極境了。

    “龍家的確是招惹了你,但龍家也已經為此付出了代價,你先是廢掉了龍家少主的丹田,然后又殺了龍家的家主與長老?!?br />
    “從始至終,損失的都是龍家,而你并沒有任何的損失!”于

    元松的語氣明顯的帶著怒意?!?br />
    真是笑話,照你這么說,有人想要殺我,但他不是我的對手殺不了我,我也沒有什么損失,就應該原諒他?”楚

    塵冷哼一聲,“如你這樣的白癡,居然也能當上圣心宗的圣主?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一旁的重元九怒喝,圣主代表一方圣地的顏面,羞辱圣心宗的圣主,就相當于是羞辱了圣心宗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沒大沒小,我修煉的時候,你祖爺爺的祖爺爺都還沒出生,也敢在我面前大呼小叫?”

    楚塵拂袖一揮,一股磅礴的氣勁猶如實質,化作龍形,呼嘯著撲向重元九。

    “轟!”一

    聲沉悶的動靜回蕩。

    重元九的身體倒飛出去,嘴角溢血,心中又驚又怒。顯

    然他也沒想到,這位輪回者竟然如此的霸道,簡直就是蠻不講理?!?br />
    如果不是看在夢如仙的面子上,我一巴掌就拍死你了?!背?br />
    塵的目光淡漠的落在于元松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別以為我不知道,控魂丹的那件事,以夢如仙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做的出來?!?br />
    楚塵的眼神透出一絲森寒的冷意,“滾回去后告訴于不凡,再敢在我的面前玩弄手段,我會親手廢了他!”“

    嘭!”

    堂堂圣心宗的圣主,高高在上的大人物,卻被一腳從宮殿的大廳里踢了出去?!?br />
    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緊接著,一聲嚎叫傳來,重元九也被扔了出來,根本毫無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這一幕若是被外人看到,只怕是要驚掉一地的眼珠子。守

    在宮殿門口的馬林也是目瞪口呆,心生駭然與敬畏。

    尊上簡直是太強勢與霸道了,一方圣地的圣主都被一腳踹出來,試問這天底下還有誰能如此的霸氣?

    于元松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。他

    始終認為,就算楚塵是一個活了很多年的老怪物,但畢竟其一身修為如今只是處于戰靈境而已。所

    以于元松在心態上,還是將自己擺在一個涅槃境圣主的層次上。

    但他卻沒想到,從進入那座宮殿的大廳開始,整個對話交流的節奏就全都被楚塵掌握了,那舉手投足間無形中透出的強勢與霸氣,竟是讓他從頭至尾完全被碾壓。

    他好歹也是一方圣主,久居高位,養成了上位者的威嚴。但

    在楚塵的面前,卻就像是芝麻小官遇到了皇帝,哪來的什么官威?

    他于元松也不過是一個圣地之主,頭頂上還有虛神境的老祖在。而

    楚塵是什么人?不

    說別的,只是上一世身為戰王時,他是天下之主,乃是無敵般的存在,兩者何來的可比性?

    更讓于元松駭然的是。對

    方似乎有種洞徹人心般的能力,那控魂丹的事情,對方似乎早就看透了,只是沒有表現出來而已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只是戰靈境?”

    從圣巫城離開的時候,于元松身上的冷汗都還沒有消褪,他感覺自己面對的根本不是一個轉世重生的戰靈境,而更像是一個活了不知多少悠久歲月的神靈,在對方的面前所感受到的,只有自身的渺小與卑微!

    一個涅槃境圣主,在一個戰靈境的面前感覺到卑微?

    一想到此次圣巫城之行的結果,于元松的臉上唯有苦澀。